注册 | 登录 | 留言板 | 设为主页 | 加入收藏 马拉松网-中国领先的马拉松网站!
2014年上海国际马拉松赛记
发布人:马拉松网(www.malasong.org) 发布时间:2016-04-08 22:52:42

  2014年11月2日,周日的清晨,中山东一路南苏州河路路口。我站在上海国际马拉松赛道旁,放眼前望,周边大多数人身着赛会的统一蓝色短袖T恤,人群像一片蓝色的海洋,赛事组委会说今天有3.5万人参加,这正应了句古话;人数上万、无边无望。今天早上我5点半走出家门前往外滩的起跑点,路上换了两辆地铁、座了三站路,只花了10几分钟时间就到达了2号线的南京东路地铁站。但是接下来的路就不好走了,所有通往中山东一路赛道的道路上都挤满了人,事先约好一起跑的跑友们已经无法聚齐了;电话已经联系上的沈总此刻已无法找到;小樊到达了外滩的人民英雄纪念碑处才电话联系上;老丁和我准备一起从北京东路的入口进入赛道,我却被挡出,原因是该道口只给半程和全程马拉松参赛者进入,我持有的健康跑布号只能从后面南苏州河路的道口进入赛道。这样,接下去的比赛就由我们各自发挥了。

  当我好不容易挤近赛道口时,时间已经接近7点。这是我第二次参加上马的比赛,回想去年首次参加上海马拉松赛时在开赛前还在犹豫是跑5公里健康跑呢,还是跑10公里?而现在有了去年10公里跑的体会,今天的心情平静了许多,我就是冲着半程马拉松来跑的。几分钟过后、开跑指令发出,我随着人流慢慢挤进了赛道,就在开跑的前一刻,原先阴沉的天空突然下起了密集的细雨,好在大家已经有所准备,这不期而至的雨水并没有引起队伍的骚动,周围也只有少数人穿起了事先准备好雨衣。我没有穿雨衣,只是摘掉了脸上的近视眼镜,因为在雨中这副眼镜已经失去了作用。细雨中人流慢慢向前挪动,随着赛场主持人洪亮的“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些吧”的广播声和现场的响应声,我也到达了起点。起点拱门上方的数字时钟显示是7点14分,事后我从赛事报道的比赛成绩中推算了一下,在同一时刻,第一梯队的运动员们已经到达了健康跑的静安公园终点。

  过了起点,拥挤的人群开始松动。有些人已经在穿插加速跑,还有些人则开始娱乐表演;穿着奇装异服、扮着着古今中外的人物等不时在身边出现,并引起一些轰动,我则不紧不慢随着人群开始慢跑。一路上,我们不时地与路边拉拉队们互动、大吼几声,大家尽情享受着跑步的快乐;所有与赛道交叉的路口都由警察把关、让我们安全地奔跑;沿途观赛的路人们摇动着各种标牌鼓劲、另一些人则为拍照忙得不亦乐乎;更使我感动的是路边大妈拉拉队们的锣鼓、彩旗、呐喊,和此起彼伏的“加油、加油”声。此情此景让我浮想联翩:尽管我们对当政者有许多不满意、也认可许多对我们国民的行为举止不文明的指责,但是此时此刻的民众,不管是参赛者或者是观赛者,他们今天的表现让人们无可非议。他们一条心、有着完成共同任务的目标,表现出同心协力的场面。此种情形促动了心中最柔软的那处,是啊,只要组织者做大众认可的事情,不管条件多差、不管困难多大、也不管达到目标有多痛苦,人们一定会万众一心,去实现目标。如果治国也是这样的话,我们中国的强国梦就一定会实现。跑过了金陵东路、河南南路、南京东路后,队伍中的娱乐气氛逐渐减少,人们开始聚精会神地跑向前。

  起跑约半小时,细雨停止了。这时候10多度的气温是最适宜跑步的时刻,赛道上只留下沙沙的脚步声,很快我们就到达了南京西路,健康跑的静安公园终点也即将到达。按赛事规则,我报名的健康跑也应该完成了,但是由于今年我没有报上半马跑的名,就只能报了健康跑,因此我在赛前已经计划用健康跑的名跑半马,所以在分界处没有选择进入静安公园终点的跑道而继续向前跑去。

  过了静安公园,我的polar心率表提示此时的步速、心率都在计划中,一切正常,身体在轻松的步伐中向前。跑上华山路、常熟路转到淮海路后,本届马拉松赛的10公里复兴公园终点站也在眼前了。我到达10公里站的用时是80分钟,这完全是在赛前的计划中,此时在淮海路上10公里的分界处,赛场工作人员一遍遍地重复提醒:10公里往里右侧跑,全马、半马往左侧跑,我则按照原定计划向半马的跑道跑去。从淮海路转向西藏南路后,人流明显减少,这给加速跑的人们提供了很好的条件,但我还是继续保持原先的步速向前跑,因为我这次半马跑的计划是全程匀速跑。这时有一个约10人的方阵队伍从后面跑来,方阵整齐的队形和一致的步速引起人们的注意,不少人主动加入了方阵,时间不长方阵就扩大到20多人,我也跟随方阵跑了一阵,终因速度差异落下阵来。

  从西藏南路转向龙华东路,约在15公里处,我的Polar心率表提示我的心率超过计划的设定值,它告诉我现在需要降低步速来降低心率。但同时我又看到了前面出现了举着3小时提示牌的几位“兔子”,他们的出现也告诉我,按照现在的步速推算最终半马的成绩是在3小时的关门时间附近,这就提示我不能降速。在这两难选择中,我选择了不降速,原因是要在3小时内跑完半程马拉松,不过此时体力开始下降了。过了卢浦大桥,虽然我感觉到的自己呼吸和心跳还是正常,但是两条腿开始不听使唤了,跑步动作开始僵硬、变形,我在这次半马赛中最难受的过程开始了。这时身体不由自主地放慢了脚步,遇到补给站时都停下脚步喝水、吃能量条,不过就在离终点还有约3公里处、当我逐渐降低步速时,从队伍的后面出现了一对男女老外,女的推着一辆童车,童车中还坐着一位孩童,男的则在她身旁并行奔跑。他们轻松的跑步姿态,引起路人的注意和议论:“他们已经跑了2个多小时还能这么轻松,不容易”,这番路人的议论,明显地激励了在赛道上的参赛者和我,我们都不约而同地加快了脚步,紧随这对老外向终点跑去。

  过了龙华西路转上中山南二路时,上海体育场终点站已经清晰可见,我也不由为之振奋,两条不听使唤的腿也开始加快了步速,就在看到终点拱门上数字时钟显示的比赛时间快接近3小时时,我更加快了脚步,只是已经到达拱门前的参赛者们开始放慢脚步走向终点,我也只能跟随他们向终点走去。在踏进拱门前,我抬头看了一下时钟,时间是3小时15秒。

  在回家的路上,我对这多出的15秒钟耿耿于怀,如果当时跟随着那个方阵多跑几分钟,如果15公里后少喝一次水、少吃那根能量棒,就完全可以进入3小时内的。不过我很快就明白了,实际上是没有那几个如果的,原因还是我平时训练时的跑量不够,这15秒就是以后的努力方向和目标。两天后,本届马拉松赛的成绩出炉,每个参赛的全/半马都有两个成绩;一是枪响时间,还有一个是净时间。我报名的是健康跑,所以没有任何成绩,而我自己记录的则是枪响时间,如果扣除到达起跑点的时间,我的净时间约是2小时46分,应该说比我今年初在苏州参加半马赛上跑的2小时56分成绩有所提高。这样的结果对我从今年8月份完成环青海湖骑行后,即开始准备这次半马赛的辛苦训练也有个交代了,哈哈。

跑无止境
网站地图 | 马拉松网 -- 为弘扬体育文化架桥,为全民健康运动助力!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10-2016 www.malasong.org All Rights Reserved.
豫ICP备15016223号 联系我们:0371-662075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