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 登录 | 留言板 | 设为主页 | 加入收藏 马拉松网-中国领先的马拉松网站!
上海马拉松:带伤顶风雨,三战255
发布人:马拉松网(www.malasong.org) 发布时间:2016-04-08 22:47:46

  (跑友荒城)《曹刿论战》中云:“夫战,勇气也。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经过天堂杭马、帝都北马的鏖战后,今又迎来魔都上马的决战。曹刿的魔咒会否应验?我的理想目标三进255会否成空?

  脚伤腿伤,雪拥蓝关马不前

  大风低温的北马,加重了右脚足弓的伤情,并且右小腿腓肠肌开始疼痛,周二、周三、周四连续3天慢跑后,整体伤情减轻但局部反而加剧,走路都有反应。按照常规,身体的疲劳在一周内能恢复,但疼痛就未必了。上马,去还是不去?哈姆雷特般的思索。

  不去吧,名报了,机票买了,宾馆订了,20年没见的小学女同学也约了。去吧,伤痛在这,255是不太可能,300也得拼了老命,310貌似还能保住。不过,依我的性格,只要上赛场,就不会留多少余力,这势必会加重伤情。

  天气预报比赛日有4-5级风,但我是不大相信的,这几天上海都报了3-4级风,但实时天气基本是1级风,也就是微风。上海的赛道是近年来最好跑的,没有大桥,没有太多急折返,原本是能出成绩的。遗憾!

  我在博客上披露自己的伤情后,得到了跑友们的关注和建议,真的真的很感谢!我不是那种谎报伤情的人,轻伤从来不下火线,2009年打着封闭跑进310。

  “倾听身体的声音”,是跑友们说得最多的。诚哉斯言!这一周,我一直在倾听。周五起来,按了按右腿和右足弓,虽然仍有疼痛,但走路已经不受影响。一夜的睡眠,身体恢复了些许。还有两夜,是否可以恢复更多?

  在所有伤痛中,膝盖损伤最麻烦、最难逆转,甚至能毁掉一个人的运动生涯;其次,可能是跟腱损伤,号称“阿喀琉斯之踵”,恢复起来很慢,看看刘翔就知道了。通常而言,肌肉疼痛不是什么大问题,给予充分休息就能恢复。如果能多给我3天时间,我确信可以完全恢复。可惜,这世上没有如果!

  周五下午,单位组织观看冯小刚的新片《1942》。人来人往的途中,我小跑2公里,感觉尚可。夜幕降临,“倾听”结束,结论是:疼痛在减轻,周日勉强可以一战。

  我在博客上写:“不管比赛结果怎样,我都很感谢大家,你们的每一句话我都仔细看过、想过、感动过。请相信,跑得长久,跑得开心,同样是我的目标。”

  上马,我来了!

  雨中行军,让身体感觉指导配速

  12月2日清晨,天黑黢黢的,高楼大厦间的灯光折射着淅淅沥沥的从天而降的雨滴的光泽。随熙熙攘攘的人群往陈毅广场走去,沿途看到身着长衣长裤的黑哥们在公路上来回跑动热身,跑姿相当标准。

  我的上身和头部有冲锋衣护着,还好,但牛仔裤已被淋湿,手也冰凉。本打算穿田径套服参赛,连号码布都别好了。但是,边走边想,雨天还是保持体温比较好,遂临时决定在田径背心上套一件阿迪夹克,即北马的那件——轻薄,防水,袖子上配有半截手套。

  存好衣服,挤进人群,大约为七八排。随着鸣枪时间的临近,队伍变得更为紧凑,我前进到第6排。这里离起点约30米,赛后的净成绩显示:花费14秒时间。7点鸣枪,国内马拉松赛应该没有比这更早的吧,可能想少影响点城市交通。

  按什么配速跑,心中一点底都没有。这个时候,身体的感觉变得至关重要,要让它来指导你的配速。佳明310XT的距离与路牌出现较大差异,佳明显示1公里跑完时,路牌还有一二十米才到,因此佳明的数据只能成为参考。

  “荒城,我是马拉松发烧友。”开跑不久,一个声音传来。扭头一看,一位穿着田径服的瘦小男孩正在并肩跑进。在我的博客和微博中,隐藏着一些鲜为人知的高手,比如说门头沟100公里亚军王泽华,比如说杭马253的晨恋之路,比如说杭马251的第9名谭卿辉。马拉松发烧友同样如此——90后,在校大学生,跑马不久,但进步神速,5000米挺进国家三级17分40秒,杭马半程以1:21:37的成绩获得第八名。

  我们结伴而行。不管人群如何嘈杂,不管赛道如何转弯,不管补给站取水是快是慢,他始终和我跑在一起,并互相提醒配速。

  魔都就是魔都,不仅气候变化莫测,赛道也是七拐八绕。反正我对上海不熟,路名也懒得记,随着大伙儿跑呗。马拉松赛不像越野跑赛,前面永远会有人或车领着,不用担心迷路。

  多次撞见两位跑半程的美女,一位来自深圳,全马320,在起点和我站在一块,其成绩令旁边几位老男人赞叹不已。还有一位开头穿着外套,后来边跑边脱,只剩背心短裤。能用这种配速跑进的女子想不进前100名都难!

  按照路牌,我的配速保持在4分06秒以内。这是身体自然选择的结果。非常满意,不出意外,255指日可待。不过,我清楚地知道,腿伤和脚伤将是决定成败的关键!前几公里还好,没啥反应,从第7公里开始,右小腿出现酸胀,好在不太严重,边跑边看吧。

  上马组委会组织的啦啦队不错,除了红装素裹的敲锣打鼓的大妈们,最为惊艳的是载歌载舞的上海宝贝们,一个个短衣短裙,青春靓丽,活色生香,令选手们精神大振!

  鞋子、袜子早湿了,有的选手看到水洼还避开,我径直踩过去。短裤也湿了,只有防水上衣还干着。这让我想起2010年的北马。那年,风雨没有挡住我进300的步伐,这回能挡住我进255么?

  折返路段,加油声不绝于耳

  十多公里后,路面渐宽,一位戴着粉色兔子帽的小伙子领着几位选手形成集团跑进,包括那两位半程美女。定睛一看,是特步的300“兔子”。我们都觉得他的配速过快,但他也没有减速的意思。

  我之所以退出阿迪,原因之一就是不爱当“兔子”。在能创造新高的时候当“兔子”,无疑是自废武功。后来,也有其他路跑品牌找过我,我毫不犹豫地谢绝,“黄山归来不看岳”。

  “老曹!”大约15公里,追上济南老将曹榕蔚。他年近六旬,却老当益壮,在门头沟100公里中获得第13名,今年北马跑了256,这回上马再次跑出256。聊过几句,我和发烧友继续并排前进,逢水过水,逢弯转弯。

  赛后,发烧友在博客中写:“有很多拐弯,荒城老师毕竟久经沙场,经验丰富,每次看到前方有人,都是减速切内道,走最短路径,我开始时还是选择了避让,加速走外道,但后来也学会了这招,少跑一米算一米。”跑步是用脚在下棋,有勇还得有谋。

  掠过写有“中点”的半程。“86分10秒!”发烧友喊道。这比杭马快了1分钟,如果不掉速,稳坐252。发烧友说:“我们是‘匀速控’,对时间的把握一向精确到秒。”

  不利的是,雨虽然由小到停,但二级风却迎面而来。我们决定减点速,要不太冒进了。实际上,也减不了多少,求胜心切嘛。要做到像柳下惠那样有定力,哥表示很有压力。

  右足弓没有出现明显症状,但右小腿的感觉越发明显,并且左小腿也有感觉。春上村树在《悉尼》中说:“在那个世界里,每个人都极其孤独,而且痛苦始终存在。不是痛苦得还算可以,就是痛苦得无以复加。但我不害怕痛苦,岂能害怕那东西!”

  28公里后,发烧友问我配速是不是有点掉,我说:“是,你可以加点速。”但是,他决定还是再同跑一段。特步的“兔子”跟着我们跑了好长一段后,后来再没听到足音。如果他不当“兔子”,应该能跑得更好。

  官网显示:30公里用时2:02:47,均速4分05秒多,为最近3次比赛中最快。正常情况下,后面12.2公里能用50分跑完,也就是说,还能跑在252上。遗憾的是,腿伤制约了发展,出现掉速。

  发烧友绝尘而去,先是相隔几十米,2公里后就见不着了。倒是上海高手吴亚斌追了上来。2010年北马,我们同时撞线,摄影师定格了冲刺的一幕,照片我一直珍藏。亚斌多次在我博客留言,进行鼓励和交流。战地黄花分外香!

  在这个路段上,魔都的赛事很诡异地安排了两次折返,可能是担心大家一次看不够,再看一次。有跑友如是描述:“上海马拉松的多次折返,反倒成了众蜗牛和高手们的见面会。”

  “荒城!”“荒城加油!”沿途喊声不绝于耳,甚至有位跑友在高高的桥上冲着已经在桥下跑着的我喊,感动莫名。旁边一位安徽跑友说:“认识你的人真多!”

  34公里,重返前半程跑过的一座大桥,叫啥名我都不知道,后来看了发烧友的博客才知道是龙腾大桥。桥下是黄浦江,帆影点点,迷迷离离。我降低速度,弯腰驼背,做“老汉推车”状。改变一下姿势也好,可以减轻局部肌肉的疲劳度。

  30-35公里用时20分43秒,略有掉速。好在,前面攒了些“银子”,可以挥霍,不至于人还没死,钱就花完了。当然,人死了,钱没花完也很悲催。

  训练到位,哪里都可能成为福地

  一过35公里,就意味着冲锋号吹响,决战的时刻来到!马拉松虽然难跑,但其实最拼的也就是这几公里。

  即使没有腿伤,跑到这个时候,小腿也有乳酸堆积和肌肉损伤。我仔细算了算时间,只要不掉得太离谱,保住255没有悬念。目前要做的是,尽量别掉出4分15秒。这个要求并不算高,所以阵地依然在手中。

  亚斌和我同跑几公里后,掉了。一位光膀子、上身健美的选手前前后后和我拉锯了一段,最终被我超过。我曾写过一篇《马拉松选手要不要成为肌肉男》的文章,谈的就是速度与健美之间的矛盾。

  38公里后,最后一个折返来到,先是见到阿贵,这不奇怪。奇怪的是见到了晨恋!杭马后,他说不参加上马,没想到又来了。我们对马拉松爱恨交加,但最终还是离不开她!

  我和晨恋的差距有三四百米,恐怕没有机会像杭马那样秒杀他了。折返后,见到对面的南京高手乐跑者,我们都是配速跑的忠实执行者,南京的那位跑步研究者同样指导过他。

  40公里共用时2:44:24。其中,35-40公里用时20分54秒,掉得有点多。

  虽然只剩下2.2公里,但也没有多少力气加速了。就这么磨完41公里,抬头看到一人,莫非是晨恋?哈哈,太巧了吧!我追上去说:“晨恋,加油!”他看了我一眼,说腿抽筋了。他最终以慢我15秒的成绩完赛。

  事后,奔跑的大牛说,你两次秒杀晨恋,他肯定特郁闷。晨恋的训练方式是长距离慢跑即LSD+速度,我的训练方式是长距离马拉松配速跑+速度。比赛时,我始终知道目标配速并坚决执行。LSD则比马拉松配速慢得太多,不符合实战的要求,尽管有速度训练作为弥补,但骤然雄起的高节奏难以支撑完全程。肯定有跑友说,LSD是常规跑法啊!不是不让跑LSD,而是不要在专项训练期跑,之前的基础期你想跑多少都成。

  扯远了,近在咫尺的是魔都的奇葩上海体育馆。2009年,我以体育记者的身份在这里采访世界黄金田径大奖赛,目睹过博尔特、刘翔等世界级名将的风采。而今,我将以跑者的身份抵达。最后几百米,甩掉头巾,全速前进,超过两人,其中一个在终点两三米前。

  成绩再次定格在253——赛会成绩2:53:35,净成绩2:53:21,男子组第54名,获得耐克T恤、短裤各一件。或许是雨天GPS测距不准,佳明显示距离为42.79公里。这是我的第17个马拉松赛,也是第11次跑进国家二级,第4次跑进300,连续三周三破255。

  也经常进行配速跑的马拉松发烧友,一举将既定配速顶到终点,以2:52:41的赛会成绩获得第49名,其真名叫童政侨;东北高手李守山以2:53:33的成绩先我一步冲刺,获得第53名;邱长贵更是以2:50:36的成绩获得第45名,三周三马,一马比一马快!

  “当连战连捷时,取胜看上去似乎非常简单。只要伸出手去,胜利便总在那儿。然而一旦无法取胜,纵然是粉身碎骨,将手臂伸得再长,胜利却仍在遥不可及的远方。”村上春树还写过。

  2011年,我所战皆北:杭马跑出年度最差成绩,北马以12秒之差含恨300,上马成绩平平302,哪里都不是我的福地。今年,杭马首进255,王洪全说杭州是我的福地;北马重启255,本土作战的北京自然是福地;上马净成绩小幅刷新PB,上海又成了福地。

  在荷马史诗中,福地是大洋河岸上一个美丽的山谷,那里“没有暴风雨,没有严寒,没有冬天”,常年和风吹拂。那些由神赐予永生的、幸福的英雄,永远居住在福地。

  其实,福地只是相对而言。只要训练到位,哪里都可能成为福地;训练不到位,哪里都可能成为“滑铁卢”!

跑无止境
网站地图 | 马拉松网 -- 为弘扬体育文化架桥,为全民健康运动助力!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10-2016 www.malasong.org All Rights Reserved.
豫ICP备15016223号 联系我们:0371-662075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