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 登录 | 留言板 | 设为主页 | 加入收藏 马拉松网-中国领先的马拉松网站!
赛道体验 | 黄山百公里,邂逅美丽仙境
发布人:马拉松网(www.malasong.org) 发布时间:2016-04-05 20:57:44

  受邀中国老兵马拉松俱乐部001首长参加2016年4月16号即将举办的黄山百公里越野赛道测试,与其说是测线不如说踩线来得恰当,为了奉献给跑友最好的赛道体验,尽量少走公路,少走重复路,经过赛事总监魏军的赛道优化,好几个地方出现一些调整,从安全的角度考量,赛事技术总监鸟语童锦清也对赛道的方向进行了一些修正,这样,本来拿着garmin 6500采集好数据就立马申请UTMB积分的,因为赛道变更也暂时不能进行了。

  参加本次赛道测试分为三组:

  一组是魏军率领东丽等几个高手负责新的赛道采集;

  一组是负责赛道宣传的摄影团队;

  一组是小陆带领我、鸟语、懒猫、吉吉、娟子、付玲玲、熊熊等几个水平参差不齐的有一定越野经验的跑友。

  我问大家一块测线为什么不选水平相当的人呢,鸟语说真正测线就应该是要选水平不一的人去参加,这样可以得到各种水平的数据,好吧,难怪,那么多希望我介绍参与测试的大神都没能入围。

  言归正传,先从交通说起。从深圳出发去黄山的话要会挑日子,深圳到黄山的飞机每周直飞只有星期二和星期五有,其它时间是要通过转机的,转机的时间就有长有短了,说不定人家到了澳洲你还没到黄山,广州直飞黄山的会多一些,但最好也是早点买了;深圳到黄山北的高铁有时候有时候又没有,看运气了,高铁的时间要8个多小时,票价却不贵,400多块钱,如果你有的是时间,19个小时300多块坐个火车卧铺也是一种选择,火车一下车就是官方指定的酒店,这个倒是省事很多;杭州离黄山很近,可以飞机去黄山看看烟花三月的西湖,然后坐车到杭州的汽车西站,站内站外的车都可以坐,站外的车60块一个人3个小时左右就到黄山了,再坐两块钱的12路大巴10多分钟就到了屯溪火车站附近。

  我和鸟语是飞机到杭州然后机场大巴到汽车西站的,杭州的越野名将饭桶陈敏听说我们途径杭州去黄山测线,他在被组委会明确拒绝的情况下,还是先斩后奏跑到汽车西站去等我们一块出发黄山了。按原计划是12月21日到达集合的屯溪徽商国际大酒店,因为魏军团队不能赶到,集合时间推后一天。22日闲来没事,既然来到了黄山,那不去一下黄山景区有点辜负了这趟旅行,两人吃过早餐就到火车站去坐了个20块钱的大巴直达黄山脚下,因为时间关系,徒步通道肯定是不行的了,再说前一天才完成了盐田山地马拉松,明天又可能跑100km,还是省省体能吧,只能坐景区大巴进入索道,坐索道到迎客松。很多跑友报了黄山百公里,大多有点受梦幻黄山美景的影响,那我这里就先放一下毒,诱惑一下大家吧,“五岳归来不看山,黄山归来不看岳”,且看用水果手机拍的几张照片。

  迎客松不仅是黄山的象征,也是整个民族的骄傲,她代表了一种坚韧而顽强的傲骨,它恰似一位好客的主人,挥展双臂,热情欢迎海内外宾客来黄山游览。迎客松在玉屏楼左侧、文殊洞之上,倚青狮石破石而生,高10米,胸径0.64米,地径75厘米,枝下高2.5米,树龄至少已有800年,黄山“四绝”之一。其一侧枝桠伸出,如人伸出一只臂膀欢迎远道而来的客人,另一只手优雅地斜插在裤兜里,雍容大度,姿态优美。

  黄山著名景点有飞来石、排云亭、鳌鱼峰、始信峰、牯牛降、光明顶等,因为没有导游,再加上行色匆匆,没太注意这些景点的文字介绍,走马观花的直奔光明顶。

  不知道这里是不是就是传说中的始信峰,相传一古人持怀疑态度由黄山,到这里始相信黄山之美,于是取名始信峰,不上始信峰,不知黄山松。

  这里应该就是鳌鱼峰了,在黄山中部,莲花山西北,为36小峰之首,因山峰形状极像鳌鱼而得名。峰腰有三角形的鳌鱼洞,洞额刻有“天造”二字,洞内有梯道,游人可从洞中穿过。古人有诗:“东海有巨鳌,何年飞到此;人行穿鱼腹,沾衣湿玉髓。”写的就是人行洞中的情景,过龟蛇二石、百步云梯,穿过莲花洞,便来到鳌鱼峰。此峰海拔1780米,峰以形名,那巨大高昂的鲸首,大有鲸吞天地之势。

  正是旅游淡季,旺季230块一张的门票现在150块,游客不多,我们跑跑停停,拾级而上,远远的就看到了光明顶。

  去往光明顶的路上有一小湖,湖表面有层薄冰,水天一色,景色非常养眼。路上一直在想,明朝朱元璋来过这里,这里又有一个光明顶,这个光明顶会不会和杨过有什么关系呢,看到有导游过来,说出了自己的问题,导游不肖一顾的大笑:就是有关系也不是杨过,应该是张无忌吧,羞愧难当,少读了金庸的书好没面子啊!

  这就是光明顶了,不到光明顶,不见黄山景,它是黄山的第二高峰,海拔1860m,现在看到的这个球其实是在明代普门和尚创建的大悲院的遗址上建的黄山气象站。因为这里视野开阔,日照时间长,故名光明顶。顶上平坦而高旷,可观东海奇景、西海群峰,炼丹、天都、莲花、玉屏、鳌鱼诸峰尽收眼底。大家到了光明顶,一定要注意了,要看这些美景其实是在上面这张图的右手那个小山顶,如果不上这个小土堆,那就真的是白爬了光明顶,现在跟我来看看这个地方的景色。

  当然,这种如梦如幻、云里雾里、云海翻腾的奇景也不是谁都能看到的,人品很重要。

  人品真的很重要,我们将黄山美景尽收眼底后,雾气上升,天慢慢阴沉起来,我和鸟叔就一路飞奔,来不及欣赏排云亭的“仙人晒靴”、“仙女绣花”、“天女弹琴”、“天狗听琴”等巧石了。

  一路也在探讨,既然很多跑友都是慕名而来黄山的美景而来,如果越野赛道跟黄山景区好不搭界,会不会觉得很失望?我们是不是可以考虑将路线稍微调整一下经过部分景区会不会更好?在景区管理处争取优惠门票在旅游淡季应该不是太大的问题的吧?带着这些疑问回到酒店,只希望明天的测线带来更多的惊喜,不让跑友失望。

  下到山脚,准备坐车回酒店,刚上车,老天还真下起了大雨,山上应该还下得早些,我们下山碰到的那些游客估计惨了,饥寒交迫,可能连路都看不清了。

  大巴到屯溪火车站需要一个多小时,没事就打开微信看看测试组的情况,竟然发现懒猫也是武汉大学毕业的,和我一样本科和研究生都是武大读的!在越野圈中见到校友还真的不多,何况是个小师妹呢!虽然从未谋面,甚至从没联系过,但因为我们都在同一所学校呆过7年,自然会觉得亲切,小师妹总是问要不要过来送伞什么的,更是让人感动。

  到了酒店洗漱完毕,小陆通知大家集合去屯溪老街吃饭,结果大家都到了,唯独小陆没到,原来他在和当地相关当局的一些领导在讨论赛事起点终点的问题,当局的领导希望起点或终点放在他们的景点或者赛道通过景点,这倒是和我们下午在景区的想法有点接近,因为现在的赛道到底如何,现在确实也不好多说,小陆回答他们说这次是来不及了,只能等下一届或下一个赛事了,这是后话。

  屯溪老街是个很有文化底蕴的老街,大家还是可以来逛逛的,离官方指定酒店也就3km左右,走路打车都方便。

  分别来自山东、北京、陕西、上海、天津、湖南、杭州、广东等几个地方的跑友今天还是第一次碰面,讨论了明天的工作安排后就开始吃饭,不知道是大家饿了还是徽菜味道不错,大家吃得津津有味,看看这张吃货众生相就知道了,埋头吃的那个就是小师妹了,这个吃货也习惯了每次吃东西被人偷拍,这里暂且不提。

  这个世界很小,黄山更小,吃完饭买了明天的面包回去酒店,竟然碰到了昆明的跑友邱坤旺和黄山的子非鱼吴静美女,天下跑友一家亲,有缘总能相见。这里特意提到子非鱼,因为她是本地跑友,大家在住宿和交通方面可以联系她和格桑花跑友,格桑花本身就是开客栈的,离官方指定酒店大概几百米。

  23号早晨,酒店吃过早晨,兵分两路,开赴赛道。

  从屯溪的酒店到初步定的起点石门村大概有1个小时车程,应该没什么公交车到这里,路也不是很好走,大家还是坐组委会的接驳大巴过来吧,石门这个地方也挺破的,应该没什么酒店可以入住,有钱人要打的过来最好先谈好价钱,下午我们跑完后让市内的士过来接我们来回40km多点收了我们300块,这些司机也挺黑的,同时叫的另外一个的士讨价还价收了200块,真正打表的话应该就几十块钱。

  石门乡的这个起点场地有点小,10多辆大巴如果停在这里,两三千人在这里出发的估计会是个很大问题,所以不建议自驾到这里来,还是尽可能坐接驳大巴吧。

  起点出发有接近3km的水泥机耕路,路面还好,半程和全程分开起跑应该不是太大的问题,这3km的距离恰到好处,可以好好让自己充分热身,超过千人的队伍可以慢慢拉开距离,距离太短了距离拉不开,公路太长则觉得乏味。不过这段路的风景还是不错的,特别是初入赛道的时候,流水娟娟,芳草青青,竹海苍翠,云雾飘渺,空气清新,令人心旷神怡,跑友不必过多留恋这里的景色,等你再从赛道回来的时候发现这些景色相对而言,什么都算不上,现在要做的就是尽快跑到前面去,不要被堵在3km后的上坡台阶上。

  3km热身结束,正式进入连岭古道,这是一条帝王践行之道。

  大连岭因陡高而远近闻名,山顶上气候异常,夏天暴晒,冬天雪覆风袭,连最有生命力的青松也难以生存,但是相传这草木难生之地却生长着一棵非常美丽的大枫树,远看像撑开的红色花伞,近看主干是上粗下细、异常奇特,原是朱元璋倒栽枫树而成。某年朱元璋率军到此,却无乘凉之树,于是从山脚下弄来一枫树枝,对苍天说:“苍天有眼,我今在此栽下一枝,如果我兴国愿望能实现,体谅天下百姓甘苦,就让它生长下来。如果我兴国无望,那就让它干枯了,望苍天明鉴。”说着,就将树枝上粗下细倒栽在山头上。上天没有辜负朱元璋的愿望,这棵枫树顽强地活下来了,而且枝叶茂盛,雄伟强壮。

  这里有多股泉水,最著名的是两股,一股“白茶泉”,相传朱元璋爱喝白茶,路遇此泉,为体恤将士曾煮茶入泉,三军同饮,士气大振;另一股“宝剑泉”,相传朱元璋带兵于此,人困马乏,口干舌燥,众将士寻泉不得,太祖抽剑直入,泉随剑涌。

  大连岭,是一条富有文化底蕴的古道。

  攀登大连岭中,有处叫“郎跺脚”的地方,流传着“背新娘娶亲”的故事。说的是,古遂安山区娶亲有背转新娘的风俗,即新郎将新娘背回家,途中可以换人转背,但新娘的双脚不准落地,否则新娘可悔婚。相传有位石匠,自恃力气大,他一个人独自背,途中把新娘放下稍歇。新娘不高兴,一气之下返回娘家。这位石匠后悔而跺脚,故名“郎跺脚”。我们在路上还能看到不少记载历史典故的碑文。

  1934年9月24日下午至深夜,红军为掩护红七团主力部队安全转移,在离连岭脚2公里之遥的送驾岭迎战围追红军的国民党陆军第四十九师和补充第一旅共5个团。红军巧妙利用敌补充一旅错把“浪川鲍家当成双源鲍家”而迟到的机遇,导演了一场白匪军自己打自己的好戏,史称“送驾岭之战”,为古道添写了一笔“红色文化”的光彩印记。

  雨雾黄山,魅力徽州,黄山的雨雾天气也算是与众不同的地方,掠过急缓的山坡,深邃的峡谷,多彩的秋色,苍翠的松林淡淡的雾霭,缥缈的浮在山巅,恍如期许的梦幻,曾经真切的向往,而今就在眼前。

  眼前的这些台阶虽然潮湿,但石板经过人工打磨,不用担心它太滑,你尽可以轻松的跑起来,松林杂草树丛散发出来的负离子充斥着你呼吸道的地方,让你周身都舒服。

  跑在松软的松针落叶和金黄色的草地上会是什么样的感觉?听着悉悉索索的脚步声,胜过天籁之音。跑过越野的跑友一般都不喜欢跑水泥路面,太硬,跑了几十公里后这种感觉特明显,而这种底下硬表层有一层草或者落叶的地面就非常非常的舒服了,为了给跑友最好的体验,赛道尽可能避开了水泥路面。

  一路爬上来,烟雨雾气,浅显林间,弥漫山谷,驻足眺望,云雾被风轻轻拨散,云朵随风飘移,苍松杉木栩栩挺拔,川嶙峋突现,山随云动,清奇如画,大自然赋予世间的美,尽在脚下呈现。

  大约一个多点小时,娟子和玲玲姐从雾霭中跑了出来,我们分队的所有队员都到达了CP1,这里是被炸开的一条盘山公路,海拔在1000m左右,到这里应该累积爬升了700m左右(我是大概爬了几百米后才补的这张GARMIN 6500照片,所以刚才数据只能说大概)。我们在等娟子她们的时候,大家特意拍了一张分队的战靴,还是SALOMON的最多,唯独我的是ASICS的竞速鞋--虎走,能征服虎走的跑友建议穿虎走,绝对让你的成绩提高一个小时以上,关键是除了轻便外,最大的好处是在雨雾的石板上它的防滑效果最好,如果不是泥浆上下坡路面我都习惯虎走了,因为它的底软,如同你的脚板和地板接触一样,软软的和地板融为一体,当然不太滑了,而硬底和大钉的越野鞋就只能望台阶兴叹了。

  CP1是设在垭口上,风很大,大家不要在这做太久停留,容易感冒,我们等到后面的队友到了就继续往上爬升。这里是临时开的一条路,古道修马路被炸毁了,土质疏松,特别要注意这里的山体滑坡,跑友要尽快通过。

  CP与CP2之间的路面基本延续CP1的特点,只是爬升会小了很多,更多的是跑在林间小路,微微的山风,了无阻挡的轻拂,和着风的号子,漫山松林簌簌浅唱。雨状雾,雾状雨,行走间,就那样随风扑面,粘湿了面颊和衣衫。如梦如幻,如幻如醉,感叹大自然竟然有如此仙境。一路跑来一路在想,现在看到的还只是光秃秃的树丫,就已经美到如此地步,当四月嫩叶初上枝,春暖花开,绿草青青,漫山杜鹃花开,映山红遍,那是多么壮观的的一种景象啊!期待的心,早已被想像填满,可惜我不能来,因为和我的波士顿马拉松撞期,遗憾的只待来年。

  约70分钟,距离起点石门乡16km的位置,到达赛道的最高海拔处1255m的啸天龙。关于啸天龙有一个传说:西晋时期,连岭上没有路可走,只有砍柴人走的羊肠小道,,据传,为了使山两边的人可以互相往来,睦洲有位胜任动起了脑筋,他想,要是在岭上开一条路多好啊!于是,他就开始挖山开路。就在他开始挖山的时候,山那边也有位和尚同样在想,如果有条路可以让山两边的人互相往来该多好啊!于是他也动手开路了。这两人,你不知道我,我不知道你,各顾各地开路,挖呀挖的,挖了好几年,挖着挖着两个人不期而遇,感概之余,两人相拥仰天长啸,双脚竟慢慢离开了地面,化龙飞天而去,,原来是他们的善心苦修已立地成佛了,后来,人们为了纪念这两个人,就把他们升天的地方取名啸天龙,因为他们升天时,就像龙一样腾空而起。

  再往前跑500m,就到了思红亭,远远望去像把撑开的雨伞,四根圆形的柱子和四面辟水的亭顶全都是水泥、钢筋结构混交而成,亭子正中间矗立着一块青石碑,正面由淳安县人大副主任章湑美题写的“思红亭”三个大字,刚劲有力;背面是淳安县委常委、宣传部长汪建华为大连岭题写的一首诗:“一岭雄跨六十里,古道逶迤如天梯,啸天龙上啸长天,半日浮生沫四季,遥想红军施小计,白匪晕向己打己,当年鏖战弹洞处,今成游人朝圣地”。伫立在思红亭背后,鸟瞰绵延的群山,心潮澎湃,远方狮古山那条弯弯蛐蛐的机耕路就像一条随风飘荡的金黄色的绸带,飘落在葱翠的山峦;右侧的山峰,波浪起伏,形成了一个红黄绿三色的“川”字。

  既然通过了大连岭的最高峰,那紧接着的就是下坡路,到达CP2之前的这段路,虽然有不少台阶,但这些台阶比较粗糙,不会太滑,再加上坡度又不是太陡,绝对是可以跳跃起来飞奔下山的路段,你就尽情的展开自己的双臂在大自然中撒一次野吧,一路上你也可以看到一些碑文停下来鉴赏一下我们的千年古道的一些传说典故。

  首先我们要经过的是: 十八肩。 连岭古道为古时浙皖商贾要道,常年有挑夫挥汗奔波于此,戴竹笠,穿草鞋,人挑一百几十斤,号子声中货来物往。旧时挑担,歇一次为一肩,自箬培头到啸天龙岭顶需歇十八次,且此去路窄风大特难行,得先驻足歇力再冲顶,则最后歇息处谓“十八肩”。

  几分钟后,我们会看到另一块牌匾: 七眠雪。大连岭冬,小寒三尺雪,大寒雪没肩。民国年间,微雪,七客结伴南行,欲速穷其岭。至此,飞雪漫天,深及担柄,觅客栈左近不可得,困绝。  通往七眠雪的古道,有两处已经塌方,现在的路,是后来开挖出来的,大片的露岩,正指向远方狮古山那条弯弯的机耕路。站在这里,脑子里想起了当年红军千军万马走过的情形,也想起了毛泽东的诗词:更喜眠山千里雪,三军过后尽开颜。

  也是几分钟路程,到得 白茶泉,  朱元璋特喜欢产于大连岭一带的白茶,后虽为帝此习未改,行伍时更是茶不离身,相传路遇此泉时为恤将士,煮茶入泉,三军同饮,士气大振。

  最后到了 绝檵木, 檵木,为连岭多生小叶灌木,俗名“山檵木”。传当年太祖猛将胡大海率部翻越大连岭,曾于此歇息,临行检点战马百缺其一,唯系“山檵木”白马连根拔去。后此山檵木绝难觅踪,且静夜空谷常闻马啸,民惧为神,遂以竹马祭之,“跳竹马”之俗流传至今。

  这里就是CP2了,大家从这里下山后,围绕下面的村庄又要爬到这个地方来,欣赏了瀑布群后又要返回到这里,要沿着刚才那些有典故的古道回到思红亭,大概走回头路2.5km,然后向左侧下山,虽然有2.5km回头路,但因为这个赛道实在太美,回过头来再看一遍也不会觉得厌倦,只是刚才下山的时候你没好好的利用起来,现在回来就是上坡了,不过坡度不大,想跑成绩的还是可以跑起来的。

  从CP2下来,会经过郎跺脚、枫树底、三里亭、五里亭几个景点,不过文化大革命时代大都已经被毁了。这个路就不是太好跑了,因为有一、两公里的青石板路,这个路确实滑,特别是雨雾天气的时候。我穿的是虎走,小钉又软,抓地能力应该是非常强,从小就光脚板或解放鞋在山上跑来跑去,下坡的平衡能力也不差,但在这段路上我还是打了两下滑,变的特别小心,至于小师妹和鸟叔、小陆等穿SALOMON那些所谓越野鞋就只能一步一步挪了。下这些路面的时候,不是万不得已,不要踩在大石头的中间,要踩在石头边沿有草或者有吐的地方,这样抓地的效果最好。也尽量不要像图片中鸟叔这样脚后跟严严实实的落定发力,本身脚后跟就几乎没有弹性,一旦打滑,身体重心就到了脚后跟后面,很容易摔倒。鸟叔的脚落在两块石头的中间,如果是脚尖着地就很好了,可惜SALOMON这种硬底的鞋前脚掌着地脚掌会很累,因为它太硬没弹性。相片中鸟叔侧着下台阶的方法是可取的,可以让你的身体重心不是在前后,而是在左右的方向,尽可能的在身体的中央,容易稳定,上半身稍微前倾,向前的动力就有了,在不滑的台阶上可以很快,并且这种侧面下坡的方式对膝盖的冲击也最小,还有一个好处是,当台阶比较窄的时候,脚后跟不太容易刮到台阶,这也是我最常用的下台阶方式,菜鸟们可以学学这个方法。当然还有胆大心细,看好下两步落脚的地方后,前脚掌着地,触地就弹起来,像蜻蜓点水一样,你的膝盖就基本上不会因为下台阶收到伤害了。我非常喜欢这种不太规则的台阶路,跑起来很轻松,可以一步下3个台阶,可以一路超人,跳跃起来的感觉非常爽。从我的感受来看,水泥路面的陡坡给我的膝盖伤害才是最大的,特别是两分多配速3分多配速快速飞奔的时候,每次跑完膝盖都酸胀。

  雨雾天气下这些台阶,精神那是高度的紧张,一不小心滑倒,尾椎都可能受伤,好在景色不错,驻足观望,远眺远处的群山,见峰峦起伏,重叠环绕,   那雾霭中依稀可见的古村落,应该就是杭州千岛湖的狮古山村了,突然觉得肚子咕噜咕噜了起来。

  下完台阶,跨过一条机耕道,沿着路边滑下来可以看到一冢孤零零的坟墓,请大家跑到这里面向我们的先烈默哀3分钟吧!

  这是一处合葬着36位红军将士的孤坟碑,据说,这是第三道孤坟碑,第二道在鲍家村,第一道在送驾岭;当年红七军团北上抗日先遣队寻淮州、粟裕、乐少华部队从白马过浪川,与国民党部队打了三仗,在敌人的围堵下,致使主力大部分损失,领导人方志敏等将领被俘,只有粟裕率少数部队突围转为游击战,牺牲的红军就地合葬掩埋。正是由于这三道防线的阻击,确保了红七军团伍仟多人顺利登越大连岭进入安徽境内,后来到达江西苏区与方志敏部队会合整编为红十军团。

  这座山是不是很美呢?眼看着就可以到村庄喝碗热热的稀饭或者泡碗方便面,让老百姓炒两个土鸡蛋?因为这山太美了,我们还是从山上兜一圈用负离子清清肺,雾霭美容一下脸蛋再回到村里好好美餐一顿过吧。

  山上兜了几公里回来,就回到了狮古山村。狮古山村,地处浙皖边境要冲,背倚大连岭,面朝千岛湖,古色古香的徽派民居镶嵌在阡陌纵横中,屋舍掩映,潺潺溪流穿村而过。村口有一座建于清代的石拱桥,取名“万年桥”,自北宋初年南陈武帝陈霸先、东晋兵部尚书洪绍后代陆续定居此地以来,已逾800年,现今的村民大多以蚕、竹、茶等经济作物为生。

  我们的CP3就设在万年桥旁边,志愿者们在这里等候大家很久了,喝杯热水、吃碗稀饭补充一下能量,做做拉伸,消除一下疲劳;你也可以到老乡家去买点可口的东西,不过,因为这里交通闭塞,别太指望可以在老百姓家里买到很多宝贝,不过土鸡蛋土鸡应该还是有的。

  吃饱喝足了,重新上路,沿着青石板拾级而上,进入黑蛇鸡公瀑布群。

  首先要经过的是一片竹林,清晰可见野猪拱翻过的泥土,如果是晚上经过这里,最好是相伴而行。

  黑蛇鸡公瀑布群一共有6个瀑布,一个比一个壮观,从狮古山村到CP2距离不到5km,累积爬升接近900m,虽然置身于大自然的天然氧吧中,但这种爬升还是有那么点辛苦的。

  4月应该是雨季,那时的瀑布应该比现在还要壮观得多。

  地面常年雨雾,树木搭起来的小桥很滑,如果的时候得小心翼翼。落叶厚厚的堆积在地面,再加上陡坡,穿着没钉子的虎走时刻提防着来一个狗吃屎,好几次都在想要不要背包里的钉鞋套上。

  这个钉鞋我是在火车站附近的大巴车旁买的,贵点的2、30块,便宜的10块钱,非常怀疑穿上后真的能防滑,说不定没走几步橡胶就断掉了。

  这段爬升还是有点辛苦,开始还唠叨这变态啊什么的,到后面连唠叨的力气都没有了,老老实实的把手压在自己的大腿上迈上CP2。

  再回到CP2后将会有2.5km左右的回头路,然后在思红亭往左下山。考虑到原计划今天要结束的点离屯溪的酒店还有4个小时车程,而天色已晚,只好原路返回早上出发的石门乡。

  上山容易下山难,去的时候是上山,回来的时候就是下山了,懒猫小师妹因为鞋子太滑,碰到下台阶的时候就只能像螃蟹一样慢慢的往下挪,好几次还摔倒了,天色已晚,我只好一路陪着小师妹到机耕路上。

  第二天,没有昨天那么好的天气了,出门的时候就一直在下着中雨,寒风凛冽,皮肤风衣和冲锋衣都穿在身上了。因为路线调整,还有两段路没有打通,今天的任务就是去打通这两段。车辆直接把我们送到白际乡。白际岭海拔1208米,相传朱元璋带兵由浙入徽地,,在徽开古道最高处(也就是现在的白际岭)苦等数日不至,因而取名叫白接岭,而后因口误而改叫白际了。当地老百姓不喜欢白接这个传说,特意立块牌子写上“蓝天与白云交际的地方”。

  相片右侧的那条小路就是昨天没有跑的那一段了,正常这里应该会设一个CP点,因为交通相对方便。来之前小陆看地图说这里有7米的距离不能连上,我想7米而已吧,险崖绝壁应该也总能想办法逾越过去吧。来到这里后才发现,古道因为修公路被炸断了,壁立千仞,要想爬到下一段,估计得攀岩高手才能上去了,不过,开玩笑的说,如果这个地方能安装一条绳索,沿着绳子像速降一样攀爬上去倒是不错的体验。

  既然这7m无法逾越,那就只好沿公路去找其它的入口进入徽开古道了,还好,也不用跑一公里就到了马路边的一户人家,从他家菜地就可以进入徽开古道。

  下雨天特别的冷,不跑快点穿少了的话,估计会被冻僵了,比赛的时候还是建议大家船上皮肤风衣和冲锋衣,热了就收起来放到包里,我是上下内外都是鸟叔提供的装备,穿惯了鸟装还穿不惯其它的品牌了。

  入到山里来,刚开始这段的这个泥巴路我的鞋子还是有点不太好抓地的。

  跑到山腰出现有三岔路,大家在看地图分辨方向。

  奔跑在这个烂泥巴路上纠结要不要拿出钉鞋套试试的时候,却出现了我最喜欢的石板台阶路,虎走如鱼得水,可以像只兔子一样跳跃下山,一路想着如果有人能给我录一段视频一定很精彩,可惜慢的队友紧张得自顾不暇,快的队友又兴奋得在奔跑。

  跑得几公里,见到一个“新娘房”的指示牌,雨雾中的徽开古道显得有点神秘,再加上“新娘房”这三个字总觉得有点古怪,小陆往前走了几步就退了回来,说是鬼屋,听说是鬼屋,阴森森的觉得背心一凉,吓得赶紧就跑了。回来才知道这是一个非常美的景点,有点可惜了。下面这两张图片是由朋友提供。

  “新娘房”,有两瀑布,合名“新娘房瀑布”。此“新娘房”由高约120米的垂直崖壁“围砌”而成,“房间”面积近2亩,开一门洞宽约2米,近80米高崖有一“新娘”瀑布正对门洞,与离“房”50余米处的一百余米高崖飞下的双线“新郎”瀑布相望,不知是“新娘”在“新娘房”内等新郎,还是“新郎”在“新娘房”外待“新娘”,留人暇思。传说是抗战时期,有对新人为了躲避战乱,特跑到这里来过她们的新婚之夜。

  沿着台阶拾级而下,如果五里亭不远,绿油油一片茶叶林呈现在眼前。雾霭里从茶垄间的一条石板路跑来,感觉天使从天路来到人间。雨雾氤氲,挟裹了远山近岭,远眺徽派的古村落,炊烟袅袅,如梦如醉。

  枯藤老树昏鸦,小桥流水人家,生活在这里的老百姓多惬意啊。

  时间差不多12点了,过了这个村就没了那个店,我们这一队准备稍作休息,找个餐馆吃碗面,然后再去打通另外一条线路。

  正吃得津津有味的时候,魏军和东丽那边打来电话,说他们也在往这边赶,我们准备去踩的线,魏军和东丽已经完成了,考虑到晚上还要飞机回广州,既然他们打通了我们就不用再去跑了,说实话,停下来休息了这么久,因为袜子和鞋都是湿的,这大冬天的,脚都快失去知觉,也真的想回到酒店洗个热水澡,好好暖和暖和了。

  回酒店的路上,估计时间还充裕,小陆联系了当地的体育旅游公司总经理安排参观世界遗产的西递村和宏村。

  结束了西递村和宏村的餐馆,一路杀到屯溪老街,当地跑友君子如兰和员外等已经等在这里,正好是平安夜,也是我身份证上的生日,跑友们欢聚一堂,开怀畅饮。钧哥说当地跑友对黄山举办首届百公里非常期待,跃跃欲试,但钧哥希望大家做好东道主,尽可能去做志愿者,为外地跑友服务,这让我们非常感动,衷心感谢当地跑友对赛事的支持。

  综合看来,黄山百公里赛道最大的特点就是:

  非常美,空气清新,千年古道,有文化底蕴,鸟语说马拉松跑的是欢呼,越野跑的是情怀,黄山一跑你就能完全领悟其中的真谛;赛道尽可能的避开了水泥路,跑起来特别舒服;整个赛道相对于其它赛道来说安全系数高,除了可能在青石板上摔摔跤外,危险的路段很少。

  赛道的难易程度,相对比较轻松,累积爬升4000m左右,不是太多,比港百和阳朔110容易点,初次越野的选手也可以玩。

  人间四月芳菲尽,山寺桃花始盛开,四月的黄山乡村应该是油菜花盛开,而山上则是杜鹃花开,非常壮观的景象,别说来比赛,就是来当一次踏青都是难得的一次体验。

  四月应该还是春寒料峭,特别是山上,一定要注意保暖,皮肤风衣,压缩裤,甚至冲锋衣,软壳裤都得准备,这些装备个人觉得鸟叔设计生产的引擎鸟系列产品大家可以考虑,除了性价比高外,关键还很亮骚,跑友中的口碑也非常好。鞋子的话建议穿软底的小钉鞋,大钉硬底的越野鞋就不要穿了,又笨重又滑,抓不住青石板台阶,个人是喜欢穿虎走,轻便,这个路面碎石少,不用太担心扎脚板和崴脚的问题,当然自己能否驾驭竞速鞋还是要多测试。

  水袋不需要太大,1L-1.5L差不多了,山上不少地方都有山泉,差不多了就加灌这些天然的矿泉水,并且四月的黄山应该还很潮湿,不会太渴。

  背包里面的头灯包括备用电池是强制的,急救毯也会强制带,但一次性雨衣最好就丢在起点好了,不要带上山,山上太美了,我们不要破坏了大自然。

跑无止境
网站地图 | 马拉松网 -- 为弘扬体育文化架桥,为全民健康运动助力!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10-2016 www.malasong.org All Rights Reserved.
豫ICP备15016223号 联系我们:0371-66207551